恶魔之浴

《恶魔之浴》故事发生在1750年的奥地利上奥地利地区,一个被阴郁森林环绕的池塘边,一个被吊死女人尸体被展示出来,作为警告和警示。新婚女子艾格尼丝对这个死去的女人充满同情,但也对她丈夫沃尔夫所生活的这个冷酷世界充满渴望。这个世界充满了工作、琐事和期待,让艾格尼丝愈发感到内心的压抑。她逐渐将自己封闭起来,内心的囚笼变得越来越沉重,她的忧郁情绪也越来越强烈。在绝望之中,艾格尼丝似乎找到了解脱的方法——一[展开剧情]

上映:
2024-02-20
片长:
121分钟
别名:
更新:
2024-07-18 13:38:06,最后更新于4小时前
片源状态:
正片
评分:
6.3分
豆瓣:

在线观看

倒序
播放节点列表
红牛1

演员表

玛利亚·霍夫斯塔尔
职业:演员

玛利亚·霍夫斯塔尔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相关影片

九州龙悸
2024电影内地
讲述自由散漫的游侠云湛与师父受到离奇案件的牵连,意外被公主石秋瞳和护卫安学武怀疑为凶手,在力证清白的过程中云湛逐渐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并与石秋瞳联手破解奇案,自此肩负起自己的使命与责任,护卫着皇城百姓的
完结
伤心童话
2024电影中国大陆
影视公司宣传企划杨佳(刘诗诗饰)得了怪病,命悬一线。暗恋她的程序员刘同(胡夏饰)为使她不留遗憾,决定在她每次昏迷苏醒之际,以穿越之名为她圆梦。但,刘同的行动并不顺利,除了突发情况带来的穿帮,还有来自情
HD
关中诡事之雾隐藏棺
2024电影中国
凌晗的王者光环竟和父亲凌炜的神秘失踪而造成的童年巨大心理创伤有关。某生物集团曰贾司马风邀请凌晗探寻4600年前突然消失的华胥文明以及传说中“超越牛死”的神秘力量。除了巨额报酬外,司马风展示了先遣队全军
完结
食人鱼
2024电影中国
张硕邀约死党与女友刘孟想及其闺蜜开展假日旅行,原本借机旅途中,落实酝酿久矣的求婚计划,被意外搅局。误打误撞下入住了当地最为奢华的梦幻岛酒店,众人难掩喜悦,期待接下来更为精彩的旅程,然而,酒店奢华的背后
完结
大项目
2024电影中国
三个落魄的电影人打算拍一个样片拉投资,却在拍摄过程中卷入一起绑架案,最终他们发现事情另有真相,并误打误撞地破获了一起珠宝劫案……
完结
龙石密码
2024电影中国
20世纪90年代一座淳朴的西北小镇,摸金校尉传人陈永为救前女友齐依然,与好友韩胖子、富商苏文伟、伏牛门师兄妹等人闯入古代鬼方国旧址禁地,不料却意外跌入地下墓穴,陷入重重陷阱机关之中,一段尘封百年的玄幻
完结
苗岭诡事
2024电影内地
民末年间的苗岭山区,几位村民深夜盗墓,离奇死亡。收尸人陆文良和查案警察张持义却发现尸体死状与一首诡异歌谣有关联,两人结伴进村一探究竟。不料山村盛传这是20年前被处于火刑的草药婆诅咒索命,两人还因为破坏
完结
有钱别嘚瑟
2024电影内地
面临事业和家庭的双重危机,向大举误以为妻子出轨,愤然决定离婚。在离婚冷静期小说意外卖了一千万。为避免财产被分割,他选择隐瞒。经历了一系列笑料百出的尴尬情境,及众多挫折和考验后,他重新审视了人生的意义和
完结
浴血狙击
2024电影中国
以民国时期的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处在敌战区上海的地下党战士安和等革命先辈在群狼环饲的地步,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生命做着情报工作,在这样艰苦卓绝的环境之中,他们不怕苦,不怕牺牲,用自己的生命在
完结
金喜澡堂
2024电影内地
善良心大好忽悠的东北青年张大金受传销头目包哥欺骗,不仅发财梦破碎还欠了全村人的债,为追款还钱,回乡后与妹妹张二喜,好兄弟陈莲彪、杨华子组队“二进城”,一边笑料百出地“缉恶”一边开澡堂挣“经费”的城市历
完结
午夜心跳
2024电影中国大陆
妻子夏雪(刘雨鑫饰)罹患癌症,致令某医院心脏外科专家顾振生(任达华饰)备受打击,在巨大压力下,经他手术的病人不幸身亡。顾从此一蹶不振,精神恍惚,时常能看到诡异和恐怖的景象。与之类似,夏雪的妹妹夏晓雨(
1080P蓝光
三叉戟
2024电影中国
二十年前叱咤风云的三个警察“老炮”,被警界荣称为“三叉戟”,如今已到了快退休的年纪,却不料误打误撞办了一起洗钱大案,冻结了巨额赃款。金融巨骗为了解冻资产,不惜雇佣黑道动用极端手段,“三叉戟”开始面对2
完结
民间憋宝传说
2024电影中国
电影改编自苏州作家谢华伟的(笔名“一只鱼的传说”)作品《金门十三子》。设定为民国传奇,讲述了传奇门派“金门”弟子金子贞和“憋宝门”弟子孔昭苏,在长白山用“人肉娃娃”钓怪物,在乌苏里江探底巨鼋洞窟,在黄
完结
侏罗纪入侵
2024电影中国
《侏罗纪入侵》是一部惊险刺激的科幻冒险电影,讲述了一位技术工程师李维为基因公司D-TECH工作,致力于复活史前新物种的研究。在公司的支持下,李维成功孵化出一只迅猛龙蛋,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然而,他却意
完结
硬汉狙击
2024电影中国
2022年6月1日,由琨鹏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上海指云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宝哥(北京)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禧昂影视文化(山东)有限公司、北京林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嘎子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完结
狄仁杰·通天人偶
2024电影中国
洛阳行宫一场离奇大火后,匪夷所思的傀儡术、千年冰封的昆仑神木、骇人听闻的嗜血命案、武则天神秘莫测的梅花影卫…一连串悬案交织浮现,看狄仁杰如何抽丝剥茧揭开隐藏的惊天阴谋。
完结

影评

《恶魔之浴》的宗教史背景!

以下是我对电影《恶魔之浴》的影评:《恶魔之浴》是一部惊悚、恐怖、历史题材的电影。电影背景设定在1750年的上奥地利,一幅阴郁的森林吞噬了阳光,一座小山头上的缢死女尸成为了电影的开端。女主角艾格尼丝,一个深具宗教情感且极度敏感的女子,对这个死者既抱有怜悯,又怀有对丈夫沃尔夫所处世界的陌生感和渴望。这是一个充满工作、琐事和期待的情感冷漠世界。艾格尼丝逐渐陷入自我封闭,内心的囚笼愈发压抑,忧郁情绪愈发沉重。似乎,她唯一的出路似乎只在于一次震撼的暴力行动。电影的剧情发展紧凑,悬念重重,恐怖元素和情感元素交织,让人不禁为艾格尼丝的命运揪心。角色的心理描绘深入,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揭示了角色的内心世界。音效、视觉效果也十分出色,为电影增添了更多的紧张感和神秘感。总的来说,《恶魔之浴》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它不仅带给我们惊悚、恐怖的体验,更让我们思考人性的复杂和生活的无奈。我给它打出8.5分的高分。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者:卡特林·特拉特纳(Kathrin Trattner),德国不来梅大学宗教学与宗教教育研究所暨媒介、传播与信息研究中心科研助理(博士后),主要研究领域为宗教、文化与媒介(特别是游戏与电影)。

原文刊载于奥地利《标准报》(Der Standard)“宗教学博客”专栏,链接为https://www.derstandard.de/story/3000000214413/die-religionsgeschichtlichen-hintergruende-von-des-teufels-bad

原文作者与译者对本片的评价互无相关性。翻译未经原文版权方授权且疏漏颇多,谢绝直接引用。

18世纪中叶的上奥地利地区(Oberösterreich),一位手捧婴儿的妇女站立在瀑布边缘,亲吻、抚摸着小生命。只要观看过维罗妮卡·弗兰茨和赛佛林·费奥拉新作《恶魔之浴》的预告片,任何人都能猜到之后会发生什么。本片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讲述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历史现象:在启蒙运动初期,特别自1650年起,德语区频繁发生被18世纪法学家称为“间接自杀”(mittelbarer Selbstmord)的案件,即谋杀的目的在于使自己被处决,从而逃脱直接自杀所带来的永世诅咒(ewiger Verdammnis)。在 400 多起有档案留存的案件中,相当数量涉及女性,而且受害者往往是孩童。

来自历史的惊悚

维罗妮卡·弗兰茨和赛佛林·费奥拉的第三部长片再次突显了母亲身份/母性(Mutterschaft),而这一主题在二人的恐怖片首作《晚安妈咪》中已发挥了主导作用。《恶魔之浴》的灵感源自一期播客节目,后历经十年的不断发展。本片于今年二月的柏林电影节荣膺银熊奖,近期又在奥地利对角线电影节(Die Diagonale – Festival des österreichischen Films)上收获颇丰。本片值得一看的原因不仅在于马丁·恰吉令人印象深刻的摄影技术以及安雅·普拉施格、玛利亚·霍夫斯塔尔和达维德·沙伊德的精彩表演,更在于其中对宗教史与法制史学术研究的密切关注。

本片的核心人物是新婚妻子、年轻的Agnes(安雅·普拉施格饰)。她在新婚丈夫Wolf(达维德·沙伊德饰)的生活圈子里备受冷落。那是一个没有温情的世界。在强势婆婆(玛利亚·霍夫斯塔尔饰)的注视下,Agnes日复一日地辛勤工作。而她作为年轻女性的敏感和虔诚却无法得到理解。Agnes逐渐脱离现实,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最后她发现无路可走,只能面对与那位被处决者相同的结局,成为山坡上陈列着的另一座戒碑。

“代理自杀”(Suicide by proxy):间接自杀现象

历史学者凯茜·斯图尔特(Kathy Stuart)的研究在《恶魔之浴》的历史考据部分发挥了核心作用。她于2023年出版的著作《近代早期日耳曼的代理自杀:犯罪、罪过与救赎》(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Crime, sin and salvation)[1] 谈及了上奥地利的埃娃·利兹费尔纳(Ewa Lizlfellner)案,而《恶魔之浴》在很大程度上改编自该事件。根据上奥地利州档案馆的法庭文件,1761年11月,上奥地利地区年轻女农民埃娃·利兹费尔纳将一名两岁的男童扔进了特劳恩河(Traun)的湍流里。随后,她供认了自己的重罪,并要求被处决。该档案还显示,利兹费尔纳几个月以来多次向家人表示,自己不愿继续活下去。[2]

这些现象在18世纪也被称为“因厌倦生命而谋杀”(Mord aus Lebens-Überdruss)。[3] 斯图尔特则使用“代理自杀”这一概念,以强调该重罪的交易属性。[4] 这些谋杀的实施都基于特定意图,即“赚取”(杀人者)自身的死亡。斯图尔特认为,孩童是最常见的受害者,因为(人们)相信,尚无罪过的孩童在往生后必能得到救赎。与直觉相悖的是,谋杀无过错孩童并因此被处决在罪过上比自杀更轻。自教皇奥古斯丁(Kirchenvater Augustinus)将自杀与《圣经》第五诫“你不可谋杀”建立直接关联起,自杀就被天主教教义视为大罪(Todsünde)。

利兹费尔纳行为背后的逻辑在于忏悔的可能性。正如斯图加特的解释:“无论所犯之罪多么令人发指,忏悔都会带来赦免。这种处决仪式的宗教框架意味着可怜的罪过之人的死是一种善终(a good death),甚至是基督教末世论中的受祝福之死(a blessed death)。” [5] 自杀将招致永世诅咒,因为犯下此种大罪者已无法忏悔。“间接自杀”则提供了获得救赎的可能性。

一种天主教的(女性的)现象?

斯图亚特在书中分析的案件并不限于天主教地区。在新教地区,这类出于自杀意图的孩童谋杀案件甚至出现得更早,且留有更多的档案记录。[6]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案件都是在猎巫(Hexenverfolgung)接近尾声或结束后才逐渐出现的。斯图尔特认为:“当法院不再被猎巫工作占据后,这些基督徒新实施的仪式谋杀案才重新出现在案卷中。猎巫的叙事为自杀式孩童杀手提供了文化模板。” [7] 尽管此时欧洲的猎巫已基本结束,但其历史与自杀式孩童杀手的历史密不可分。

一方面,杀婴往往被归咎于女巫以及其他被教会宣布为敌视基督教的人群,比如犹太人。另一方面,正如斯图尔特所解释的那样,在欧洲猎巫的过程中也可以发现间接自杀现象。直到17世纪末,自我供认女巫身份仍是女性自行招致处决的一种方式。然而,根据斯图亚特的说法,这些非暴力的间接自杀在17世纪晚期渐趋被出于自杀意图的杀婴行为所取代,这主要是因为法院往往不再采信没有证据的自我供认。[8] 而一名被谋杀的孩童则无论如何都是可招致处决的确凿证据。

尽管处于自杀意图的杀婴行为并非纯粹的女性现象,但受其影响的女性却不成比例(得高)。档案记录显示,受害的孩童也主要是女童。斯图尔特指出,从16世纪中叶开始,女性尤其受到“来自威权一方的严格社会规训” [9] 。因此,在历史学研究中很少受到关注的“代理自杀”现象,是宗教教义、对抑郁情绪强烈的文化敌意 [10] 和普通人以异乎寻常的方式利用刑事司法(等因素)以极其复杂的方式相结合(后的产物)。[11]

恶魔在细节中

《恶魔之浴》的历史考据工作并不局限于分析那些“代理自杀”的案例。正是对历史细节非比寻常的热爱,才使得本片如此特别,同时又如此压抑。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如做饭时的祈祷主祷文作为时间刻度,也是营造黑暗历史时期氛围感的重要基石。在《恶魔之浴》中,弗兰茨和费奥拉不仅讲述了一个在历史学研究中鲜为人知的现象,还选择了一个特殊的切入角度。通过这种方式,她们让“农民阶级中的女性 – 在那个时代中不被看见和听见的人 – 发出了自己的声音”。[12]

[1] Kathy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Crime, sin and salvation. World histories of crime, culture and violence (Cham: Palgrave Macmillan, 2023).

[2]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74.

[3] Jürgen Martschukat, "Ein Freitod durch die Hand des Henkers: Erörterungen zur Komplementarität von Diskursen und Praktiken am Beispiel von "Mord aus Lebens-Überdruß" und Todesstrafe im 18. Jahrhundert." Zeitschrift für Historische Forschung 27, Nr. 1 (2000): 53–74.

[4]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8.

[5] Ebd., 18 f.

[6] Kathy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Public Executions in Eighteenth-Century Germany." Central European History 41, Nr. 3 (2008): 413–445, 421.

[7]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33.

[8] Ebd., 37.

[9] Presseheft Des Teufels Bad, https://filminstitut.at/wp-content/uploads/2020/07/DTB_DesTeufelsBad_Presseheft_240125.pdf

[10] Lyndal Roper, Witch Craze: Terror and Fantasy in Baroque Germany (Cumberland: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4), 93.

[11]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445.

[12] Berlinale, "Des Teufels Bad", https://www.berlinale.de/de/2024/programm/202406824.html

作者:卡特林·特拉特纳(Kathrin Trattner),德国不来梅大学宗教学与宗教教育研究所暨媒介、传播与信息研究中心科研助理(博士后),主要研究领域为宗教、文化与媒介(特别是游戏与电影)。

原文刊载于奥地利《标准报》(Der Standard)“宗教学博客”专栏,链接为https://www.derstandard.de/story/3000000214413/die-religionsgeschichtlichen-hintergruende-von-des-teufels-bad

原文作者与译者对本片的评价互无相关性。翻译未经原文版权方授权且疏漏颇多,谢绝直接引用。

18世纪中叶的上奥地利地区(Oberösterreich),一位手捧婴儿的妇女站立在瀑布边缘,亲吻、抚摸着小生命。只要观看过维罗妮卡·弗兰茨和赛佛林·费奥拉新作《恶魔之浴》的预告片,任何人都能猜到之后会发生什么。本片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讲述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历史现象:在启蒙运动初期,特别自1650年起,德语区频繁发生被18世纪法学家称为“间接自杀”(mittelbarer Selbstmord)的案件,即谋杀的目的在于使自己被处决,从而逃脱直接自杀所带来的永世诅咒(ewiger Verdammnis)。在 400 多起有档案留存的案件中,相当数量涉及女性,而且受害者往往是孩童。

来自历史的惊悚

维罗妮卡·弗兰茨和赛佛林·费奥拉的第三部长片再次突显了母亲身份/母性(Mutterschaft),而这一主题在二人的恐怖片首作《晚安妈咪》中已发挥了主导作用。《恶魔之浴》的灵感源自一期播客节目,后历经十年的不断发展。本片于今年二月的柏林电影节荣膺银熊奖,近期又在奥地利对角线电影节(Die Diagonale – Festival des österreichischen Films)上收获颇丰。本片值得一看的原因不仅在于马丁·恰吉令人印象深刻的摄影技术以及安雅·普拉施格、玛利亚·霍夫斯塔尔和达维德·沙伊德的精彩表演,更在于其中对宗教史与法制史学术研究的密切关注。

本片的核心人物是新婚妻子、年轻的Agnes(安雅·普拉施格饰)。她在新婚丈夫Wolf(达维德·沙伊德饰)的生活圈子里备受冷落。那是一个没有温情的世界。在强势婆婆(玛利亚·霍夫斯塔尔饰)的注视下,Agnes日复一日地辛勤工作。而她作为年轻女性的敏感和虔诚却无法得到理解。Agnes逐渐脱离现实,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最后她发现无路可走,只能面对与那位被处决者相同的结局,成为山坡上陈列着的另一座戒碑。

“代理自杀”(Suicide by proxy):间接自杀现象

历史学者凯茜·斯图尔特(Kathy Stuart)的研究在《恶魔之浴》的历史考据部分发挥了核心作用。她于2023年出版的著作《近代早期日耳曼的代理自杀:犯罪、罪过与救赎》(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Crime, sin and salvation)[1] 谈及了上奥地利的埃娃·利兹费尔纳(Ewa Lizlfellner)案,而《恶魔之浴》在很大程度上改编自该事件。根据上奥地利州档案馆的法庭文件,1761年11月,上奥地利地区年轻女农民埃娃·利兹费尔纳将一名两岁的男童扔进了特劳恩河(Traun)的湍流里。随后,她供认了自己的重罪,并要求被处决。该档案还显示,利兹费尔纳几个月以来多次向家人表示,自己不愿继续活下去。[2]

这些现象在18世纪也被称为“因厌倦生命而谋杀”(Mord aus Lebens-Überdruss)。[3] 斯图尔特则使用“代理自杀”这一概念,以强调该重罪的交易属性。[4] 这些谋杀的实施都基于特定意图,即“赚取”(杀人者)自身的死亡。斯图尔特认为,孩童是最常见的受害者,因为(人们)相信,尚无罪过的孩童在往生后必能得到救赎。与直觉相悖的是,谋杀无过错孩童并因此被处决在罪过上比自杀更轻。自教皇奥古斯丁(Kirchenvater Augustinus)将自杀与《圣经》第五诫“你不可谋杀”建立直接关联起,自杀就被天主教教义视为大罪(Todsünde)。

利兹费尔纳行为背后的逻辑在于忏悔的可能性。正如斯图加特的解释:“无论所犯之罪多么令人发指,忏悔都会带来赦免。这种处决仪式的宗教框架意味着可怜的罪过之人的死是一种善终(a good death),甚至是基督教末世论中的受祝福之死(a blessed death)。” [5] 自杀将招致永世诅咒,因为犯下此种大罪者已无法忏悔。“间接自杀”则提供了获得救赎的可能性。

一种天主教的(女性的)现象?

斯图亚特在书中分析的案件并不限于天主教地区。在新教地区,这类出于自杀意图的孩童谋杀案件甚至出现得更早,且留有更多的档案记录。[6]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案件都是在猎巫(Hexenverfolgung)接近尾声或结束后才逐渐出现的。斯图尔特认为:“当法院不再被猎巫工作占据后,这些基督徒新实施的仪式谋杀案才重新出现在案卷中。猎巫的叙事为自杀式孩童杀手提供了文化模板。” [7] 尽管此时欧洲的猎巫已基本结束,但其历史与自杀式孩童杀手的历史密不可分。

一方面,杀婴往往被归咎于女巫以及其他被教会宣布为敌视基督教的人群,比如犹太人。另一方面,正如斯图尔特所解释的那样,在欧洲猎巫的过程中也可以发现间接自杀现象。直到17世纪末,自我供认女巫身份仍是女性自行招致处决的一种方式。然而,根据斯图亚特的说法,这些非暴力的间接自杀在17世纪晚期渐趋被出于自杀意图的杀婴行为所取代,这主要是因为法院往往不再采信没有证据的自我供认。[8] 而一名被谋杀的孩童则无论如何都是可招致处决的确凿证据。

尽管处于自杀意图的杀婴行为并非纯粹的女性现象,但受其影响的女性却不成比例(得高)。档案记录显示,受害的孩童也主要是女童。斯图尔特指出,从16世纪中叶开始,女性尤其受到“来自威权一方的严格社会规训” [9] 。因此,在历史学研究中很少受到关注的“代理自杀”现象,是宗教教义、对抑郁情绪强烈的文化敌意 [10] 和普通人以异乎寻常的方式利用刑事司法(等因素)以极其复杂的方式相结合(后的产物)。[11]

恶魔在细节中

《恶魔之浴》的历史考据工作并不局限于分析那些“代理自杀”的案例。正是对历史细节非比寻常的热爱,才使得本片如此特别,同时又如此压抑。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如做饭时的祈祷主祷文作为时间刻度,也是营造黑暗历史时期氛围感的重要基石。在《恶魔之浴》中,弗兰茨和费奥拉不仅讲述了一个在历史学研究中鲜为人知的现象,还选择了一个特殊的切入角度。通过这种方式,她们让“农民阶级中的女性 – 在那个时代中不被看见和听见的人 – 发出了自己的声音”。[12]

[1] Kathy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Crime, sin and salvation. World histories of crime, culture and violence (Cham: Palgrave Macmillan, 2023).

[2]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74.

[3] Jürgen Martschukat, "Ein Freitod durch die Hand des Henkers: Erörterungen zur Komplementarität von Diskursen und Praktiken am Beispiel von "Mord aus Lebens-Überdruß" und Todesstrafe im 18. Jahrhundert." Zeitschrift für Historische Forschung 27, Nr. 1 (2000): 53–74.

[4]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8.

[5] Ebd., 18 f.

[6] Kathy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Public Executions in Eighteenth-Century Germany." Central European History 41, Nr. 3 (2008): 413–445, 421.

[7]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33.

[8] Ebd., 37.

[9] Presseheft Des Teufels Bad, https://filminstitut.at/wp-content/uploads/2020/07/DTB_DesTeufelsBad_Presseheft_240125.pdf

[10] Lyndal Roper, Witch Craze: Terror and Fantasy in Baroque Germany (Cumberland: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4), 93.

[11] Stuart, "Suicide by Proxy", 445.

[12] Berlinale, "Des Teufels Bad", https://www.berlinale.de/de/2024/programm/202406824.html

"}